养殖

大漠风暴之南宋烟云——长篇连载蒙、宋、金、夏跨越七十三载的风云岁月

大漠风暴之南宋烟云——长篇连载蒙、宋、金、夏跨越七十三载的风云岁月

发布日期:2019-06-13 点击:

大漠风暴之南宋烟云——长篇连载蒙、宋、金、夏跨越七十三载的风云岁月

  第四章南下燕赵(二)  年关将近,金中都的上空,久违的雪花终于带着上苍的善意飘落下来,蒙金双方的战争也开始渐入缓和之境。

  几日下来,燕京城外的蒙古营帐之上,慢慢堆积起了厚厚的落雪。

而那绵延数十里的军营,很快便化入了莽莽的雪原之中,与天地融为一体。

  如若不是金中都城墙之上那格外醒目的鲜红血迹,昭示着这里数日前曾经进行着一场数月不休的战争,身处尘世的人,恐怕不会将眼前的情景和战场联系在一起。   雪花在天空中绽放,世人在风雪中忧伤。 洁净的白雪虽然能将无情战火掩盖,但她终究不能驱除人类内心深处那充满魔性的欲望。 这战争造成的创伤,到最后还得由人类自己去抚平。   金中都落满了积雪的城门,在紧闭了半年之久后开启了。   金廷的使者冒着冬日的严寒,走出了帝都的大门,带着求和的使命,来到了城外的蒙古军营。   与金国的困境相比,蒙古人日子也不好过。

已经攻城略地一年之久的他们,此刻正处于饥寒交迫,精疲力竭的状态。

但是在金廷的使者面前,他们却保持着一幅兵精粮足,士气高昂的高姿态模样。

  大帐之内,空手而来的金宣宗使者说明了来意。

铁木真听完之后沉默着。

  金廷的使者对铁木真的沉默无法做出合理的心理解读,他此时所能做的也只是保持同样的沉默而已。

  短暂的沉默之后,铁木真开口质问道:“你们求和的诚意何在?”  金使不明所以道:“关于求和之事,我朝陛下已委于我身,贵朝之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 我……”  铁木真强势的打断了金使还没说完的话。

言简意赅的说道:“想议和,想和亲,都可以!回去转告金主,若没有三万匹骆驼,五千头牛羊来表示求和诚意,关于退兵之事,无须再谈”。   这金使也不傻,心想:“没听说过两军交战,还给敌军送粮草的。

谁知道你们吃饱喝足了是退兵,还是继续攻城。 ”  但此时身处敌营,金使的心中所想,是断然不敢在这铁木真的汗帐中表露的。

只能依照外交礼节,表示回城请示金宣宗之后,再来答复。   回城之后的金使将自己在蒙军大营的所见所闻以及铁木真的要求做了如数汇报。 对于铁木真所提出的牛羊问题,金廷上下觉得蒙古人一向没信誉,这个险他们不冒。

  送吃的肯定不行,但不送点什么过去,又如何能展现诚意,哄着铁木真把兵退了。   金国的卫绍王这时又展现出他天真的一面。   既然吃的不行,那就送点穿的吧。 既不丢面儿,也不撕破脸。

  在金国君臣的安排之下,一辆辆满载着丝绸和布帛的马车开进了蒙古人的军营。

  蒙军大营之中,铁木真满心期望的牛羊终究没有到来,当眼中出现的是这些花花绿绿的布帛之时。 顿时气血上涌,怒发冲冠,一把火将这些布帛烧了个一干二净。   蒙古人在冲天的大火中取完暖之后,冒着纷飞的大雪,又一次拖上马刀,骑上战马进入到猛攻金中都的战斗当中。

大雪纷飞的燕赵大地上的又开始飘起了滚滚狼烟。   深冬的金中都下,一边是蒙古人的满腔怒火,一边是金国人在城内的苦苦支撑。

落寞的天空就这么注视着蒙金之间的铁血厮杀,在喊杀声中沉默着。

  然而,任凭蒙古人如何强悍。

奈何其长于野战,疲于攻城的军事特点,却也在这座都城下面无可奈何。

只能仰望着这座都城,喘着粗气!  无尽的战火之中,新年的钟声开始敲响,跟随着钟声而来的,不仅仅是新年,还有陆续在金中都附近集结的金国勤王兵马。   心力交瘁的金国终于迎来了战争的转机,蒙古人此刻面临被金军反包围的危险。   不得以之下,一向强势的铁木真,也不得不接受金国方面的请和。   即便如此,这时的铁木真仍旧提出了霸道的退兵条件——要求金国命令北上的勤王之师就地驻防,不得继续前来救援金国的都城。

  关于这一点,金廷的所有人被蒙古人的逻辑深深的折服,他们都想大声的问一句“大军来了不救援京城,难道是来观战的吗?”  金国眼见自己有了仗胆的援军,自然有底气对铁木真这种强盗的逻辑予以驳斥。   虚张声势的铁木真最终还是无奈从金中都的城下撤离。

  但若是指望铁木真就这么落寞的转身,留下一个离去的背影,这恐怕是一个天真的想法!  由于季节不允许,春荒时节的草原是不存在丰美的水草来用以放牧。 从金中都城下撤走的蒙古人并没有全部回到他们的大草原去放牧。

  在撤退的路上,蒙古大将哲别,在铁木真的授意之下,率领大军直奔辽东,月余之间便攻破金国的东京(今辽阳),掳掠去大量的人口,牲畜,金银财宝满载而归。

  蒙古军撤离之后,辽东的白山黑水之间开始出现了另一番景象——契丹人造反作乱,女真人叛变自立,汉人北投蒙古,自立为王者不可胜数。 一百多年前,女真人起家的辽东故土,开始逐步脱离了金国的控制。 金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所据有的土地,不过是长城以南,淮河以北的黄河流域!  但是,这一切仍然没有结束,因为铁木真还不甘心!  回到蒙古老营的铁木真心里还是空落落的,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越不服气。

“这怎么就在金中都的城下灰溜溜的跑回来了呢?”他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刚刚打完了金国,抢完了金国的铁木真,回来后屁股都没坐热,再次派出了使者去向金国要公主,要土地,要钱。

  苦于实在打不过人家,金国的君臣经过商议之后,还是饱含着诚意表示愿意将宗室公主献给铁木真,也愿意每年给蒙古人三十万“岁币”,但是就是不愿意割让土地。   铁木真坐在自己的汗帐中,听着金国来使的交涉之后,大手一挥。 对金国的使者厉声说道:“既然如此,什么都不用你们给了。 想要的我自己会亲手去拿。

等到秋天到来之时,你们的土地,金钱还有女人都将会是我的!”  事实证明,铁木真还真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这一年的秋天,蒙古大军在紧密的号角声中又一次开拔南征了。

  铁木真很快就攻占了金国边境富庶的抚州(河北张北),又在恒州(今内蒙古正蓝旗)缴获了金国在此放养的数万匹优良战马。   两笔意外之财,让铁木真高兴的三天三夜没睡着觉。

而接连而来的胜利,让铁木真的征服欲望又高涨了起来。 他觉得,他又具备了去攻掠金国的实力!  金国的东京(辽阳)被他们攻破过;上京(哈尔滨阿城)太冷了,没有战略意义;南京(河南开封)身处金国复地,无法深入。

而西京(大同)就在附近,那就不好意思了,就这样,他亲率主力去攻打西京。

当然,去年那个没有攻下的金中都(今北京)这次也要一并攻克。   本以为自己这次气势汹汹的杀来,金国守将还会像以前一样望风而逃,然而,当他把大军开到金国西京大同府之时,眼前的场景让他失望了!  只见这时的西京(大同府)城头,旗帜鲜明,刀甲林立,已经非一年前可比。   但是,铁木真还是决定攻城。

  然而,好运不会一直伴随着他。

一支从城内射出的箭矢,不偏不倚的穿透了铁木真的身体……。

本文网址:http://www.jiaqinw853.com/975636/1096451527.html